医巫闾山雄峻多姿,山奇水秀,是阴山山脉余脉,屹立于辽宁省北镇市境内。山势自东北向西南走向,纵长四十五公里,横宽十四公里,面积为六百三十平方公里。有名峰五十余座,最高峰——望海山海拔866.6米。
  医巫闾山,古称于微山、无虑山、扶犁山、医无虑山、六山等,今简称闾山。文献记载,医巫闾山是舜封全国十二大名山之一,又是中国“五岳五镇”中最北的镇山之一。

张作霖家庙

2009-5-25


  张作霖家庙,位于北镇市高山子镇赵家村内东南隅。南、北、西三面为居民住宅,东为耕地,是奉系军首领张作霖的祭祖驻居之所。走进张作霖家庙,仿佛进入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古城,它的占地规模之大,让人观后惊叹不已。
  张作霖家庙式样是按北京“顺承王府”(张作霖入关进北京时曾住过)设计的。家庙座北朝南,为一长方形的院落,南北长160米,东西宽113米,占地面积18080平方米。其建筑规模宏大,布局严整、深远。历史上的张作霖家庙由四个院落组成,南半部为家丁及护院人员住宅,北半部分东、中、西三个院落。东部为家庙,中部为张作霖行宫,西部为随从人员住所。家庙为四合院式建筑,建有山门三间,为硬山式建筑。在院内普垫七尺之厚地基之上,三个建筑风格完全不同而又互不联系单独存在的四合院套,大有江南园林建筑的风采。据当地人描述:东西正门,是宫廷式门楼,红漆大门,笔直沙石路贯通东西。只有大帅、少帅、夫人进庙才开正门,一般兵丁、佣人从两侧边门出入。进正门路北的第一个院落是张氏祠堂。正殿三间,两厢配房和前殿各三间,别致的门楼青砖墙壁,绿色琉璃瓦,相映生辉,金碧辉煌。正殿内砌有神台,用檀香木雕成的神龛一座,高八尺宽五尺、龛内红绫幔帐两副,内供檀香木牌一尊,上写“供奉张氏门中先远各代宗亲考妣之主位”。两厢房内壁有“岳母刺字”、“孝子图”的壁画,非常引人注目。山门前立有石狮一对,竖有两个斗式旗杆,尖端是用风摩铜铸制,耀眼夺目。门的对面,路南建有一座长二十米,高六、七米的绿琉璃瓦压顶红漆面的影壁。山门后两侧立有石碑两甬。山门后建有正殿七间,为硬山式建筑,均雕梁画栋,气派非凡。殿内供奉有张氏祖先牌位。正殿前立有木制牌楼一座,楼前有石雕大香炉一顶。殿前东西两侧各建有配殿三间,均为硬山式建筑。庙的东北部还建有大仙堂三间,内供奉泥塑神像三尊。中部行宫及西院有建筑五十余间,为瓦房式建筑。据当年进过家庙的长者回忆,当时的家庙,雕梁画栋,精巧玲珑。院内是方砖铺地,十分考究。东西配房有名人书画,还有张作霖秘书潭国环题词祝联。正厅中间放有二米宽、三米长、一米高的方桌,在镶有水晶石桌面的里边装有“八仙”人物模型,扭动开关,人物自由活动。白玉石和檀香木雕刻的三国志人物画像装饰着两厢屋壁。门洞两壁用白灰雕刻“三顾茅芦”,“草船借箭”人物像,汉白玉雕塑的两只雄狮摆放门外左右。据说建筑的珍贵材料和石碑、石狮子是从北京顺承王府运来的。“斋庄忠正”四个醒目大字镶嵌在门上坎正中,显得庄严肃穆,恬静雄伟。院后是家庙花园,虽无奇花异草,倒有帅府门第的一派景气。家庙共有建筑九十九间,现均已无存,但家庙四周围墙、碑文、旗杆等保存仍很完整,2003年10月,由省市文物部门出资维修了庙墙上的女儿墙、垛口和排水设施等。
  庙墙为长方形,用砖石砌筑,一派万古千秋状,可以看出它主人的用意。庙墙周长546米,墙高3.6米,下宽1.2米,上宽1米。墙顶置有女儿墙及垛口。墙四隅各建有圆形角楼一座,角楼直径5米,均为砖石结构,角楼的外型很像日本鬼子侵华时建造的炮楼,守兵站在角楼上可以瞭望四面八方。当地人称其为双层炮台。墙的半腰处建有马道,守兵可以在上面自由走动,真正打起仗来,运动自如。墙东、南、西三面各开一门。庙墙的设置,反映了御敌防卫的功能需要。1986年在庙内清理出土《张氏家庙碑》及《张氏戒子孙文》碑两甬,为考证和研究张氏家族历史提供了可靠的文字资料,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,经过能工巧匠的粘合修补,现在已重新立起,但碑文小部分已有残缺,实属遗憾。
  张作霖家庙历史上的修建和祭祀背景。张作霖,字雨亭,奉天海城人。生于清光绪元年(公元1875年),卒于民国十七年(公元1928年)六月四日。张作霖于1894年投入清军,参加了朝鲜战争,归国居,弃军从匪,与赵氏结婚。因厌倦匪盗生活而脱离匪帮,回赵家村(今天的辽宁省北镇市高山子镇)组建保险队,不断扩充自己的武装力量,并逐渐发展壮大。后被清军招抚,充任清军营长、师长,从而结束了绿林生活。袁世凯复辟后,自1916年起,任奉天督军、东三省巡阅使等职。1924年,打败直系军队后,控制了北洋军政权。1926年冬,称安国军总司令。同年6月,安国军政府在北京成立,自称中华民国军政府陆海军大元帅。1928年6月,同蒋介石作战失败,6月3日由北京乘火车回沈阳,在6月4日晨,经过皇姑屯车站两洞桥时,被日本关东军预埋炸弹炸死,终年53岁。1937年6月2日,葬于今辽宁省凌海市(原锦县)石山镇东八里的驿马坊村西(距北镇市高山子镇张氏家庙仅45公里)。
  张作霖家庙是由张作霖亲自主持兴建的。起建于民国十四年(公元1925年)八月,至民国十六年(公元1927年)历时三年建成,据今已有76年历史。张作霖曾亲临建庙现场督察,家庙建成后,先后两次亲临家庙祭祖,一次是破土动工,张作霖从奉天(沈阳)来到赵家村张氏家庙的施工现场,为家庙奠基剪彩,并指点修筑计划,没有兴师动众,打扰地方宫府,在庙基地后边的五间草房住了一宿。二次来是一九二五年春末,祠堂与客厅已竣工,张作霖在前有马队探路,后有侍卫军护随下,乘坐轿车草道从奉天(沈阳)来到赵家村,住进新的客厅。张作霖为表白不忘乡亲父老,显耀“本大帅超人的风采”,扬言接待各屯乡老。据见到张大帅的人讲:“张大帅个头不高,是个不胖的小老头,黑黝黝的脸膛,留着小胡子。他吩咐卫士赏给前来谒拜的百姓每人一张奉票(圆)。可惜,承情的人并不多,因为百姓畏惧那些横眉冷目腰挎盒子炮的大兵,有些犯难的情绪,便回避不见了”。张作霖不忘乡亲父老的主要原因,一是他的童年、少年、青年都在赵家村度过;二是建筑家庙除了技术人才从关内招聘,其力工、车工多半是当地佃户和村民尽的义务工。庙建成,共动用人工万人次以上,耗费奉票(有说是银元)四十万元。张作霖此次在行宫内驻居十二天之久,也有史料说是驻居十三天。家庙落成的一年后秋天,少帅张学良从奉天(沈阳)乘火车,到田家窝棚(此屯离赵家村三里路)下车,步入家庙。少帅此次亲临,一是瞻仰家庙,祭祀宗亲,二是探望奶母赵老太太,表达养育之恩。此次回乡拜庙祭祖,没有惊动当地政府和乡亲,即日返沈。平常的祭祀,除张作霖的赵夫人(本村人)来过外,历年逢节派代表前来祭祀。
  张作霖家庙建于此地的历史原因,众说不一,归纳为三点:
  其一,张幼年因父(张有财)耍钱被赌棍打死,家境艰难,随母从海城驾掌寺沿途乞讨,投奔黑山县二道沟子(今北镇市高山子镇赵家村)姑母赵天巨家。姑母也是家贫如洗,不能养活张家母子四人,无奈,十二、三岁的张作霖光着脚跟母讨饭,长兄扛活作月。时间不长,张作霖就给本村财主赵老恒放小猪,艰难地维持四口之家。后来,张作霖曾卖包子,做货郎,学兽医,出没赌场,直至投入绿林。这一段时间到张降于清朝新民知府曾子固前均在赵家村一带度过。张氏把家庙建于此地,乃出于眷恋这段青春年华,感激赵家村水土给予的恩泽。
  其二,张共有六位夫人,生八男六女。在北镇境内曾纳三位夫人。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后,张投靠营口号称宋四爷的部下当兵,于田庄台败仗,身着军装,骑马回家。当时匪盗四起,赵老恒为保命守财,经开木匠铺的高老惠介绍,将次女赵春桂,绰号大斜匣子(眼斜腿大得名)嫁给张作霖,为第一夫人,生子学良、学铭、女冠英。婚后,张作霖赶回田庄台,可部队早已奉命回防旅顺,田庄台被日军占领了。他没有追赶部队,领着妻子到了黑山镇开了家小兽医庄子。后来,为了生计,经土匪头领冯麟阁(北镇五峰人,奉军28师长)的介绍加入了土匪董大虎的绺子。后来,他又投靠了程敬芳。后厌倦土匪生活,再加上妻子赵春桂的苦言相劝,他便脱离土匪队伍,回到赵家村。清光绪二十六年间又纳窟窿台乡周家铺村卢德奎之女为妾,后称卢二夫人,生二女,名为:怀英、怀卿。据调查张身为东北军元帅时,其姨母王氏来中安女儿冯家,看中王绳武之女,回沈介绍给张,娶过门因五夫人寿氏失宠嫉妒为仇,趁大帅赴北京议事,寿氏巧言将王氏打发回中安堡探亲。张从京返沈,问及王氏之事。寿氏言六太太嫌元帅老,私逃不归了。张怒,将王氏弃之。王氏曾改嫁几处,后嫁到黑山县蛇山子村郭家,一九八四年时,年已八十四岁。张将寿氏贴身丫鬟纳为六夫人,即马月清,人称马姨娘,生一女,名怀敏,张选择此地建祠堂,其用心是显示其权贵、助亲属之威。
  其三,张升为奉天督军、东北巡阅史、奉军大元帅时,为兴家创业,在北镇东部大肆掠夺耕地,先后建立刘家、东青堆子、赵家等三个经营土地的窝铺,耕地万亩以上,全靠招揽当地佃户来耕种,又雇佣大小管家,收租催贡,年终送往沈阳帅府。选择赵家窝铺建家庙,既是奠定家基,光宗耀祖,又是张“发家宝地”,显示其人杰地灵。即可见张作霖对建立此家庙,煞费苦心,用意至深。
  张作霖家庙历史上遭受了三次劫难。1928年6月4日,张作霖在皇姑屯遇难后,据史料记载,1929年家庙完全被日本关东军占据。1930年,日本关东军拆除了部分庙内建筑,张作霖家庙成了日本关东军屯兵之所。与史料不同的是,据当地人讲,一个名叫四十万次郎的日本人霸占了张氏家庙,遂之将庙内的珍贵藏品和器皿等文物偷偷地运回日本,并把东西正门堵死,开个南门。张氏祠堂做了仓库,客厅为四十万次郎家眷住宅。西院除把一栋房留给少帅张学良的奶母外,余者是四十万次郎经营庙产的雇工们的住处,也有存放车马农具的地方,把整个家庙破坏的不成样子,院内杂草丛生,树木凋零。1945年,日军投降后,国民党军队接收了家庙,家庙内名贵文物又一次惨遭抢掠,其建筑也遭到破坏,国民党兵扒掉全部房屋的木料,砖瓦石块被人抢走一空,名贵树木也遭到了砍伐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赵家村利用庙址改建小学校和村委会办公室。1967年,“文化大革命”轰轰烈烈开始了,“造反派”以破“四旧”为名,将庙拆除,推倒并砸断了石碑,埋于地下,这次劫难是最为完全彻底的。唯一幸免的是,四周庙墙及炮台完整地保留了下来,石碑、旗杆等文物也保存尚好。
  现如今,张作霖家庙围墙部分段落已修缮一新,倒塌断裂的家庙碑已重新扶立黏合起来。旅居海外的张氏后裔们看到家乡的变迁和人民的安居乐业,一定会很欣慰的。北镇市人民政府也诚挚地欢迎张氏后裔回乡探亲访友,拜庙祭祖,为家乡的繁荣做出应有的贡献。

返回顶部
                     技术支持:沈阳盘古网络技术有限公司